公司新闻
 
向精深加工要效益 开拓发展新空间——经济下行压力下新疆铝产业突围路径探析
 

  经济下行压力下,电解铝行业大面积亏损。无论从规模、效益,还是从技术上来说,新疆电解铝产业虽然位居全国前列,但仍然面临着突围的困境。

  路在何方?23日至24日,自治区推进铝加工产业健康发展工作会议召开,来自疆内外的专家和实业家汇聚昌吉,共谋新疆铝产业发展转型之路。

  与会专家一直认为,新疆铝产业转型突围关键在于走精深加工路线,并开拓新的市场空间。

  新疆铝工业起步于80年代初,经过30多年的发展,凭借资源优势,吸引了一批知名企业来疆投资。

  特别是近年来,在国家“支持新疆利用能源优势,承接电解铝产能转移”的政策指引下,新疆电解铝产业进入了快速发展期,呈现“井喷”现象。截至2014年,电解铝产能535万吨,位居全国第一, 且初步形成了铝棒和铝线杆、电子铝箔、电极箔、蓝宝石等下游深加工产业。

  从产业布局来说,新疆已经形成了准东经济开发区、乌鲁木齐和昌吉一带以及石河子三个铝产业聚集区。其中,吉木萨尔县的电解铝产占到了昌吉回族自治州的73%,占到全疆的52.9%,已经成为全国最大的县市级电解铝生产基地。

  “在新疆,从来没有一个产业像电解铝的发展这样,高度市场化、民营资本主导,而且在技术、规模、效益上都居于全国领先水平。”自治区政协副主席刘建新说。

  据吉木萨尔县委书记彭国春介绍,近年来,吉木萨尔县先后引进了东方希望、四川其亚、河南神火三个大型煤电铝一体化项目,其技术装备、生产工艺、节能减排均达到国内国际先进水平。

  石河子市人民政府副秘书长汤小田介绍,位于该市的西部宏远公司设备在自动化、节能等方面达到世界先进水平,公司的七大关键技术使现有特高压化成箔及中低压化成箔比容提高30%以上,达到国际领先水平。

  位于石河子的另一家铝产业企业鑫磊光电的主要产品大尺寸蓝宝石晶体,是近几年从铝材料中研究开发出的光电子新材料,该公司生产的220千克级蓝宝石晶锭的晶体大小和成品率均属于全球顶尖水平。

  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设计大师邓宪洲认为,新疆发展铝产业具有能源资源丰富,电力成本低,原铝生产技术先进、产能大、成本低,区位交通,国家政策支持等优势。

  新疆电解铝用电价格0.1—0.3元/千瓦时,生产每吨电解铝电力成本要比东部低2800元—4000元。

  “自治区内原铝成本较内地和东部低3000元/每吨,铝液直供价可比铝锭低300元/吨,具有发展铝加工的原料供应优势。”邓宪洲说。

  新疆方略铝业有限公司总经理李伟算了一笔账:关内企业出口欧亚市场,几乎都是通过海路运输。以浙江永康地区为例,永康到宁波的一个海运高柜大约能装下1800只轮毂,陆路运输费为3000元,宁波港到俄罗斯圣彼得堡的海运费用约800美金,也就是说,到俄罗斯本土一个集装箱高柜的运费加起来约为8000元,运输周期长达一个月。

  “而新疆离俄罗斯较近,同时辐射亚欧其他市场,陆路运输甚至空运一周之内就能到达,大大缩短运输周期,降低在途财务成本,及时满足客户的个性化需求。”李伟说。

  然而,新疆铝产业也面临着困境。“目前最大的瓶颈就是,国内从氧化铝、电解铝到铝加工总量产能过剩,产能利用率低,产品价格低位运行,市场竞争激烈。”邓宪洲说。

  近两年,受经济下行和新增产能不断释放的影响,电解铝价格持续下滑,最低跌至12020元/吨,创下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最低记录,行业大面积亏损。

  “新疆虽有一定低电价优势,但运输和人工成本较高,现已跌破成本价,而且估计今年会持续走低,短期内企业面临的经济压力较大。”新疆其亚铝电有限公司董事长黄洪不无忧虑地说。

  以新疆神火煤电有限公司为例,今年上半年共生产铝锭40万吨,但由于受铝锭价格走低影响,该公司上半年共亏损6423万元。

  另外,国内经济进入新常态,铝材下游行业——汽车、房地产、家电等行业近年来减速发展,铝加工产品产能供过于求,铝行业亏损企业多,加工材盈利水平不高。“2013年以来,由于产能过剩,投资者对市场前景信心不足,部分在建和拟建项目开始减缓和停建。”邓宪洲说。

  新疆远离氧化铝等材料供应和铝加工材消费市场,运输成本高也是问题。以氧化铝为例,氧化铝到新疆的距离是3000公里至5000公里,即到新疆氧化铝的运费至少370元/吨。

  新疆需求能力跟不上生产速度,原铝就地转化能力弱,拿2014年来说,只有12.3%转化为加工材,大量原铝需要经过铁路或汽车运输到内地市场进行销售。而新疆对外铁路、公路少,运力不足。

  “虽然铁路运费下降15%,可铝加工产品不像电解铝这样的大宗商品,客户对此有严格的时间要求和个性化需求,需求数量也参差不齐,如不能及时、充分满足客户需求,就很容易丢掉原有市场,加之铁路运输周期长,在途资金占用大导致财务成本增加,所以很多铝加工企业目前都选择高效快捷却无成本优势的汽运方式。”李伟说。

  “同样重量的铝锭与深加工产品的包装成本和运输成本差别很大,如果延伸产业链,加工材面向内地和东部沿海销售,运输和包装成本将增加1000元/吨以上。”邓宪洲说。

  用工成本高也是困扰新疆铝加工企业的难题。“新疆铝加工企业才刚刚起步,产业技术人才无法跟上铝产业的快速发展。招工难、用工难成为铝加工企业的头等大事。为了生产,我们目前只能从内地高薪引进,招募的技术人员则会因异地工作而大增人力成本,比华东、华中地区高出40—60%。”李伟说。

  尽管产能过剩,但技术先进、具有自主知识产权、品牌影响力大的企业在去年激烈的竞争环境中仍然有20%左右的增长,这些企业专心致力于铝加工制造业,做专做精,适应市场需求,不断推出新产品,延伸产业链,获得了不错的经济效益。

  部分企业技术积累欠缺,产品附加值低,陷入了价格竞争的怪圈;有的企业涉入房地产等行业,受大的经济环境影响,资金短缺,严重亏损,出现了停产、破产的现象。

  鉴于这样的现实,邓宪洲对于新疆发展铝产业的建议是,积极承接产业转移,利用原铝成本和政策优势,延伸产业链,发展深加工。刘建新也一针见血地指出:“发展铝产业的主攻方向是大力发展铝加工产业,不断延伸产业链,基本实现铝就地加工,在骨干园区形成循环经济产业链和大中小微企业聚集效应。而发展精深加工的主要方式就是招商引资,招大商招优商招好商。”

  可喜的是,新疆已经有企业在这方面做出探索。新疆其亚铝电有限公司为完善产业链,提高产品附加值,经过多方考察论证,最后确立了70万吨铝制品项目,项目建成后产品附加值可增加14亿元。目前该项目已经立项,计划年内开工建设。

  新疆铝产业突围,更需消化过剩产能。对此,邓宪洲说,原则上铝产业项目要在园区布局,项目建设要园区化,以发挥园区基础设施共享优势,减少基础设施重复投资建设。在发展大型铝材加工的同时,要重视吸引铝下游终端企业(光伏、汽车和机械制造等)到园区投资建厂,以完善产业链,形成聚集效应。

  东方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行建议,中亚、西亚、欧洲既是铝土矿的产地,也是铝产品的主要消费市场,新疆的铝产品生产聚集,正好消化了内地的高成本劣势,同时直接面对欧洲市场,发挥其近水楼台先得月的优势,既可以有效解决新疆缺乏铝土矿的原料问题,也可以解决市场销售问题。

  中国有色金属加工工业协会综合部主任陈彦东说,要继续扩大铝的应用领域,积极开拓铝材新市场,推动市场容量大的新型产品应用,调整产品结构,寻找新的行业增长点。

  河南神火集团副总经理、新疆神火资源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孙自学则建议,积极争取国家政策,努力扩大应用潜力,以交通运输领域的“以铝代钢”、电力行业的“以铝代铜”、建筑行业的“以铝代木”为重点,在扩大有色金属应用方面不断取得新突破,拓展发展新空间。(本报记者 王永飞)

  经济下行压力下,电解铝行业大面积亏损。无论从规模、效益,还是从技术上来说,新疆电解铝产业虽然位居全国前列,但仍然面临着突围的困境。 路在何方?23日至24日,自治区推进铝加工产业健康发展工作会议召开,来自疆内外的专家和实业家汇聚昌吉,共谋新疆铝产业发展转型之路。 与会专家一直认为,新疆铝产业转型突围关键在于走精深加工路线,并开拓新的市场空间。

  经济下行压力下,电解铝行业大面积亏损。无论从规模、效益,还是从技术上来说,新疆电解铝产业虽然位居全国前列,但仍然面临着突围的困境。 路在何方?23日至24日,自治区推进铝加工产业健康发展工作会议召开,来自疆内外的专家和实业家汇聚昌吉,共谋新疆铝产业发展转型之路。 与会专家一直认为,新疆铝产业转型突围关键在于走精深加工路线,并开拓新的市场空间。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6512014001 乌鲁木齐市网络安全备案:16

 
产品搜索:
最新产品
联系方式